• 官方微信
ENGLISH
專題活動

醫院概況

您現在的位置:  蘇州大學附屬兒童醫院 新聞動態專題活動正文
[春秋遂園] 五 一場搶救生命的戰鬥 ——記蘇州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搶救歐公韋的經過
發布日期:2018-03-06

一場搶救生命的戰鬥

——記蘇州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搶救歐公韋的經過

 

 

     陽光射進了蘇州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第四病區第三病室,照在一位伏凳寫詩的少年身上。一行行詩句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光彩奪目。

  ……

是黨給了我生命

我一定要努力學習

用實際行動來報答黨的恩情

長大後立志做人民醫生

更好地爲人民健康服務”

這位寫詩的少年,叫歐公韋,是少先隊員,海紅小學的五年級學生。當他連續昏迷九十四小時清醒過來時,第一句話就問:

“醫生,我生的啥病?”

守在病床旁邊的母親,高興得流出了眼淚,輕輕地告訴兒子:

“是中毒型菌痢,是一種很危險的病。是醫院裏的叔叔阿姨們,一次兩次……從死亡中奪回了你的生命。”

 

一定要救活他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九月二十二日八時左右,歐公韋因患中毒型菌痢,住進了第四病區。進院後,接連出現發高燒、抽筋昏迷、血壓下降等危急症狀。日夜守候在歐公韋身旁的內科副主任蔣百康以及病房醫生俞庚昌、李麗華等,根據病情變化,先後采取了冬眠療法、注射抗生素、靜脈輸血、外壓藥物、持續點滴等措施,幫助歐公韋度過了第一個夜晚。

但是,歐公韋仍然處于昏迷狀態,病情還在繼續惡化。

二十三日清晨,醫生俞庚昌從蔣百康副主任手中接過了護衛歐公韋生命的職責。這時,歐公韋的血壓幾乎是直線下降,到八時左右,俞庚昌醫生接連爲歐公韋注射兩針升壓藥劑,也沒有扭轉降壓的趨勢,歐公韋的心跳顯著地減弱了,呼吸越來越委托了——這一切都預示著死亡就將來臨!這時候,俞庚昌醫生,卻異常堅定。他想:不管出現什麽情況,也要搶救他的生命!他一面請護士長宋文琴向院長室報告,一面就和病房醫生李麗華、護士蔣重華、卞曉雲做進一步搶救的措施。

副院長彭大恩聽說歐公韋病情迅速惡化,立即趕到病房來了。她檢查了病情,吩咐說:

“立即請外科朱主任來,緊急作動脈輸血!”

彭大恩副院長手執聽診器,靜聽歐公韋的心律。忽然,歐公韋的心跳、呼吸停止了。他看看表,這時是八點二十分。臨床死亡的事實擺到白衣戰士面前了。這時候,他們只有一個心思:一定要救活歐公韋!

俞庚昌醫生不停地在爲歐公韋作體外心髒按摩和人工呼吸。醫生李麗華、護士長宋文琴、護士蔣重華,幾乎是同時從不同部位把三針心髒、呼吸興奮劑注入歐公韋的經脈。彭大恩看著手表,一分鍾過去了,三分鍾過去了,六分鍾過去了,白衣戰士們依然不動聲色地堅持搶救,俞庚昌醫生的白色工作帽也被汗水浸濕了邊沿,不一會,外科副主任朱錦祥,拿著動脈切開包和動脈輸血器趕來了。他和外科主治醫生錢有芬一起研究,估計搶救中可能需要氣管插管,也就由錢有芬拿著趕到了。差不多在同一個時間裏,工人、護士也做好了供氧、輸血的准備。

經過一番緊張、有效的搶救,歐公韋的心跳恢複了,歎氣樣地發出了第一聲呼吸。彭大恩副院長從聽診器裏聽到,歐公韋的心髒又開始微弱地跳動了。這時,她的手表的時針指在八點三十分上。這就是說,歐公韋心跳停止十分鍾之後,又被白衣戰士們救活了。歐公韋恢複呼吸和心跳之後,立即從氣管插管內得到了源源不斷的氧氣供應,從切開的手腕上的動脈血管內,得到了從體外輸入的200CC的血液支援。

 

要使他沒有後遺症

 

傍晚,又舉行了一次院內的會診。陳務民院長、彭大恩副院長、蔣百康副主任,都參加了會診。雖然這時歐公韋還沒有脫離危險期,這次會診還是作出了更加大膽、更加堅決的決定:不但要救活歐公韋,而且要使歐公韋病愈後不留下任何後遺症!這次會診確定了許多醫療措施。緊張地工作了一天的俞庚昌醫生,根據會診的決定,又護衛歐公韋安度了第二個夜晚。

第三天,歐公韋的心跳、血壓雖然比較穩定些,但是,病情還不時地發生變化:

七點三十五分,蔣百康副主任、李麗華醫生剛接了班,歐公韋的呼吸再一次突然停止。而對這一危急病勢,蔣百康、李麗華信心百倍地投入搶救,堅持運用加壓呼吸,通過氣管插管給歐公韋送氧,力圖幫助歐公韋恢複呼吸。五分鍾過去了,他們堅持這樣做;十分鍾過去了,他們也不動搖勝利信心;二十分鍾過去了,他們仍然相信先進療法可以幫助歐公韋恢複呼吸——直到第二十七分鍾,歐公韋終于自己開始呼吸了。

十點多鍾,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危急病勢:歐公韋開始吐出咖啡樣液體,這表明他的胃粘膜毛細血管出血了——這也是一種臨近死亡的征象。嘔吐物不時使歐公韋的呼吸道阻塞,守護在旁的白衣戰士,不斷從氣管插管中吸出嘔吐物,仍因嘔吐物大量湧出而不能保持呼吸道通暢。下午,又舉行了一次內外科會診。當時,一個難題擺在大家面前:需要插胃管,直接從胃內吸出汙液,但這樣做會不會碰傷胃粘膜,引起更多的出血?大家全面分析了歐公韋的病情,認爲當時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如何及時排除汙液,保證呼吸道暢通,一致決定插胃管吸液。經過朱錦祥副主任順利地作好插胃管的措施,以及注射了防止毛細血管繼續出血的藥物,又一次使歐公韋轉危爲安。

一個接一個的險惡病勢,就這樣一次又一次被白衣戰士們制服了。九月二十六日,連續九十多小時昏迷不醒的歐公韋開始清醒過來。八時左右,他感到氣管中被插著一根供氧的插管不舒服了。這根連續七十多小時爲歐公韋輸送氧氣的氣管插管,這時被拔除了。十點多鍾,歐公韋說出了第一句說,問:“醫生,我生的啥病?”“歐公韋說話了!”這個喜訊很快傳遍了全院。歐公韋不僅戰勝了嚴重疾病活過來了,而且智力正常。白衣戰士們和歐公韋的家長,又都圍到歐公韋的病床旁,個個臉上閃爍著歡笑的光彩。

 

第一曲凱歌

 

現在,歐公韋已經恢複健康出院了。

歐公韋的父母,目睹白衣戰士全心全意、千方百計搶救歐公韋的全部過程。在這些日子裏,他們不時想起第一個兒子在舊社會裏的醫院裏死去的情形:心跳、呼吸剛剛停止,就被送進了“太平間”。他們想想過去,比比現在,無比感激,在送給醫院的大紅喜報上,寫下了這樣的話:

“你們在黨的正確領導下和毛澤東思想指導下,發揮了高度責任感,在歐公韋心跳、呼吸停止的情況面前,你們毫不動搖,堅持搶救,全力以赴,頑強戰鬥,你們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終于救活了歐公韋。”

確實是這樣。參加了搶救歐公韋生命的白衣戰士們,最近一兩年來,反複學習了許多毛主席著作,許多人樹立了全心全意爲兒童健康服務的思想,他們把治好每一個兒童的疾病,看作是對革命、對人民的一個貢獻。他們努力用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來指導具體的醫療實踐,探索醫治各種疾病的規律性,創造搶救病危兒童的新療法。第四病區的白衣戰士們,今年以來曾經多次總結經驗教訓,獲得了新的認識:只要努力創造一定的醫療條件,可以使病危的兒童轉危爲安,可以使臨床死亡的兒童轉死爲活。根據這種認識,他們平時爲搶救病危兒童、臨床死亡兒童做好了必要的准備。

歐公韋重新獲得生命,重新恢複健康,正是蘇州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的白衣戰士們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一曲凱歌!

 

1965124日刊于第2版)